Levi

吃魔道 拆官配
双道双璧双杰
圈地自萌 喜迎同好 ky原地爆炸

一线牵 (下)

菻酒:

 私设多 后面缺了一段已经补齐




酒醉人自醉,折颜本是不会酿酒的,历过飞升上神的情劫才学会了这手艺,地仙说当初折颜敛去仙法,孑然一身化为的就是凡间一个日日品酒赏乐的公子哥,公子爱佳人,佳人慕公子,诗酒化春风,年华随风去,几万年前的事情随着世人口口相传,真正可信的又有几分。年纪最大的老地仙也只是在他的太爷爷那辈听说过一二。


 


 


白真坐着,一身青衣衫,窈窕随风飘,心绪万千腾,桃林里的这汪湖泊,汇的是凡界千山万水的源头和终点,一江池鱼,钓上来的也是颇具灵性的鱼儿。


 


 


白真回忆起缕着白须的老地仙看着自己,不停地说着,红鸾星动呀小殿下。想着折颜没有自己的几十万年,不知是怎么过的,想着折颜总是笑着叫他奶娃娃,叫他小狐狸。但也是折颜这开天辟地的第一只老凤凰有情史又有何异,折颜的相貌别说是一段情劫,好个好几段也是应该的。他越想心里却是更加的不爽快,一肚子翻腾。


 


 


“小殿下,你恼什么呢”


 


 


鱼儿吐着泡泡,一跳一跳的跃出水面。


 


 


白真随手拨开了遮掩着的云雾,一树的桃花飘落,鱼儿受了惊,水面阵阵的荡起浅薄的涟漪,很快不见踪影。


 


 


“折颜,你很喜欢小孩子?”


 


 


折颜挑起眉梢看了眼今日不同寻常的小狐狸。


 


 


“为何这么说。”


 


 


“那你为何一直叫我…”


 


 


“那你喜欢我叫你什么”,折颜抬手触到小狐狸飘起的发梢,“你告诉我,你喜欢我就喜欢。”


 


 


白真羞红了脸,低着头不说话。


 


 


“真真可好”折颜靠近了身旁的小狐狸,贴上他的耳朵,沿着耳廓毛茸茸的一圈软毛,耳尖都软软的带着红。


 


 


“折颜你这凤凰展翅,可行千里,可怜我四条腿九条尾巴也赶不上你展翅一振,我走的脚疼,明日你帮我去寻个坐骑来可好,倒是你在前面带路,我在后面坐着跟你”






折颜 一勾小指,一根细细的银线隐隐闪着光很快就消失不见,“这样就绝不怕走失了”小狐狸得意的扬起下巴,一双眼亮的不行。


 


 


天地有五彩鸟三名:一曰凤鸟,一曰凰鸟,一曰鸾鸟,父神却只养了折颜这一只凤凰,凤凰鸣兮,于彼朝阳,凤凰又称是鸾,红鸾星动,世人言及红鸾,常比桃花,这十里桃花,三万年不败,又是有几段好姻缘。


 


 


满园亭亭,是别与桃林的一番景色,白真却是无心欣赏这些,三万年不来的天劫跟着着墨黑翻卷席卷而来。


 


 


白真在空中一个踉跄,直直的摔下来,脚疼,心疼,揪着胸前的衣料,极力忍耐还是吐出一口心血来。




平日里被养的太好,这疼起来可真是要命。




小指上的银线闪着光,勒的越来越紧,简直是要勒出血来,白真挣扎着想扯断这根细线,他的手指虚软着使不上劲,但不过几许,银线的光越来越亮,蓦的化为烟尘消散,他努力地弯了弯手指,银线已经不见了,三道天雷已过,白真的眼前一片的发黑,他回想起三清洞中那只被封印的裂天兕,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他昏沉的听到一阵尖锐的叫喊,辨不清的声音,眼前早已模糊不清,但眼底印着的火光却愈来愈近,四周像是燃着烈火炙热。


 


 


折颜满额细密的汗水,驾云之上,他捂着心口,几乎翻下云端。


 


 


真真,这一线牵的法术不在于指尖,而在于心呐。


 


 



评论

热度(80)

  1. Levi菻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