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i

双道双璧双杰可逆不可拆

圈地自萌 喜迎同好 ky原地爆炸

岁月间【折真】

湮言芫鄢:

occ是我哒!时间bug也是我哒!糖和折真是大家哒!混迹乐乎半年,第一篇献给折真啦(づ ̄ ³ ̄)づ@
·————————
·岁月间
说起折颜这老凤凰,四海八荒间的仙与妖没有一个不晓得他的大名,都知道住在十里桃林的折颜上神,种桃花树,酿桃花醉,却将这数万年的“桃花”统统拒之门外。
“焉知是不是因为他仍未走出当年与你祖父相争败北的情伤中。”这话正出自“不与外人闲话”的东华帝君口中。
听他说这话的自是那位青丘小帝姬白凤九。折颜与她青丘的名字挂在一处不奇怪,但这牵扯的内容不禁叫她大为诧异,“帝…帝君你是说折颜他曾经喜欢我祖母?”
“几十万年前的旧事了,难怪你们这些小辈不知道。”一向正肃的东华帝君说起老友的八卦来也不觉脸红,到底是承认了自己口中所言。
而不知事的年轻一辈之一,偶有闲情上天宫来看亲侄女的狐帝四子白真恰恰好将这么几句话一字不落的听进耳里。
折颜与青丘交好是四海八荒众所周知的,说他白真长得像狐后也是四海八荒无人不知的,狐帝四子白真是折颜的人更是无人不晓的。白真心里有些发凉,从前小五未出生他浪天浪地时报着折颜的名号,后来小五出生了他领着小五浪天浪地也报着折颜的名号,折颜护他良多。小时不知事以为折颜是看在阿爹阿娘的面子上,后来对他动情以为折颜待自己是唯一不同的,如今方才知道竟还是小时才是对的。
白真转身出了天宫,未去十里桃林直朝青丘的狐狸洞而去。他原是想避开折颜,不巧此时折颜也在狐狸洞,他待要再走显然已不及,只好略略整理思绪同狐帝狐后说话。
只是做母亲的一向心细,几句问答间已然察觉儿子细微的郁结,她狐疑的望了折颜一眼小四一向同他亲近,见了他没有不高兴的,方才见折颜只身来狐狸洞他们夫妻还觉奇怪,折颜说真真上天宫看小凤九去了,怎么不过上去一趟谁招惹他了不成?
折颜也疑惑着,如今哪怕不用他的名号给白真撑腰也无人敢给他气受,且白真一向也不是自己记挂事的脾性,若真有人给他气受了,现下回了狐狸洞又只有狐帝狐后与他三人早就说出来了,并不会这样忍着。莫不是…在天宫听了有人议论白浅,怕狐帝狐后担心才不敢说?
折颜想想恐怕就是这么一回事了,回十里桃林后便问了起来。白真听了笑了下道,“若真有人敢议论小五叫我听见了早把他门牙打碎了。”他本不欲同折颜回来,又怕自己突然赖在青丘不走叫他们疑惑,便回了十里桃林。
“那你今日是怎么了?我看着眉间似有郁结。”折颜问道。
白真不想仍叫他看出来了,前面小五的借口又叫他自己堵死了,一时找不到理由只好三缄其口。折颜百问不得其解,只好叹道,“我们真真如今大了,有自己的心事了。”
白真突听他这话心里又觉得好笑又有些发酸,这老凤凰……仍当他是个孩子呢。白真已经记不得自己什么时候开始爱慕折颜了,似乎是好几万年前,又似乎没那么久。
十里桃林只有他们二人,折颜虽生得风流但从未提过婚事,便是有哪个仙娥向他暗送秋波他也不动心,是以从前白真从不担心,哪怕他仍当自己是个孩子也不妨,只要两人一直这样作伴,千千万万年的也是极好的,反正折颜不嫌他烦。如今乍然得知这老凤凰心中有他阿娘,叫他如何自处。
白真连日将此事放在心中,就连与折颜相处也不亲近了。老凤凰心里着急怎么问不出理由,突然想起了失魂果,忙上天宫讨了几颗回来哄白真吃了。白真不设防他,几颗果子下肚眼圈便红了,拉着折颜的衣袖说起他与狐后的那幢旧事,末了又问,“折颜你对我好,是不是就因为我长得像阿娘?”
那模样又可怜又可爱,惹得折颜心疼不已,忙揽了他入怀,细细哄起来,如今什么情话也肯讲了。其实那些陈年旧事他哪里还放在心上,这十几万年来陪在自己身边的人是自己怀里这小狐狸,他是真真切切能感受到的。
翌日,白真清醒后又羞又恼,恼那老凤凰诓自己吃下那失魂果,羞那老凤凰昨夜一句一句溢于言表的心意。
                            ··————————··

评论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