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i

双道双璧双杰可逆不可拆

圈地自萌 喜迎同好 ky原地爆炸

一缕冷香远

一缕冷香远:

9.
        折颜回到房中,又拿出安定神魂的珠云仙草在香炉中点燃,准备了极寒之地得的雪莲香脂好明日为真真擦身,再把活血养神的几株香草置在雪水里先溶着,待明日烧好为真真洗浴。如此忙完已是夜深,折颜习惯的如在墨渊处一般,和了衣便躺在白真身边,一想不对,这是回了家了,真真现在身体平稳,也不用夜夜守着,还是不要再这般为好。勉强起了身行至门口,开门欲出,心中涌出一阵失落。



        按说自白真长成,他们也早已分房而眠,此时怎会如此的不适应?神仙不打妄语,对自己的内心最是敏感不过,折颜静了一静,慢慢回 到白真床边,坐了下来,闭目沉思。
        此时白真的气泽又一次漾了上来,折颜的思絮慢慢融入这气泽当中,感觉竟是那般熟悉,远远的像是在唤醒他什么,非亲情也非情爱,竟是深抚于内心的眷恋,就像自己还是雏鸟之时,父神抚在他头上的手,带着让人永远无法忘记的温度。



        然而这一切稍纵即逝,记忆的衣角那般油滑,每每伸手去捉时就变成朝阳下的露水四散飞扬。折颜沉浸在这柔软的眷恋之中,终是未再 起身,而是又一次把白真揽入怀中沉沉睡去。



        自此,桃林仿佛进入了静止,几十载弹指即过。不同的只是这万万年不变的桃花香中染上了似有似无却缕缕不绝的药香。榻上所睡之人 颜色越发的好看,肌若凝脂,面赛桃花,似乎随时都会张开眼,给这桃林一个明艳的笑容。而折颜上神每日除到处去寻仙药,回来给白真洗 浴擦身,便是在桃树下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酒,想着夜夜在真真身边入梦时心安的感觉,到底在何时曾经出现过。



        得了折颜的回春妙手,又得那许多旁人想也不敢想的灵药所助,白真醒来的时间似乎越来越近了,折颜的心又矛盾起来,希望他的真真 快点儿醒来,又希望他永远都不要醒。这几十年来,桃林除了白止夫妻偶尔来看看孩子便再无人来过,折颜心中的怒火也越积越盛,又想知 道那方是谁,又怕得恨不得永远都见不到。以至有一日,白真口中似乎喃喃的叫着一个名字,一遍一遍无停无休,折颜竟怕得一头冲出房间 ,拿一坛桃花醉把自己喝得似溺水一般。



        正值恍惚之际,折颜忽见一人向他走来,竟是师弟墨渊,墨渊见他如此之态,呆了一呆,道,我是来看看白真,顺便带两坛酒的。折颜 愣愣的点了点头,指一指白真的房间,由着墨渊一人走了进去。



        过了一刻,墨渊走出房间,竟是满脸难言之色。折颜狠狠心问道,你可是听到了什么?
        墨渊点了点头,又摇头叹道,折颜,你这一番收养之情,竟成了他的心魔。
        什么?折颜脸色大变,身体竟不由的发抖,抓着墨渊又问一声,你听到了什么?
        听到了,他声声唤你的名字,声声啼血。
        折颜闻言脱力靠向桃花树干,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如若是我,那时我吻他,他......



        这番换了墨渊面色发白,狠狠的后退了两步,语不成句,什么?我以为你对他只是父子之情,我本是要你解了他心结,断了他的孽根, 没想到你竟然也......



        折颜颓然的一点头,是,我爱上他了,那日就是在我后山灵洞向他告白,吻了他,可是他推开我,还用狐族的迷魂术将我引回房间 就消失无踪,我才在那洞中沉睡,直到你把我唤醒。



        墨渊深深的叹了口气道,不管你们之间发生过什么,总之,他对你的心是真不假,这次等他醒来,且好好说开吧,切莫再逃了。

评论

热度(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