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i

双道双璧双杰可逆不可拆

圈地自萌 喜迎同好 ky原地爆炸

一缕冷香远

甜了

一缕冷香远:

10.
        墨渊是怎么离开的,折颜全然不知,只知待他双腿发软的回得房来,甫一推门,就听得榻 上之人声声不断的唤着,细听之下,确是自己的名字,折颜,折颜。声音轻微,却能听出透着 满满的不安与惊惧,如杜鹃啼血,声声直戳向折颜的心窝。



        折颜俯至榻前,张臂把人抱紧,催动自己的气泽将白真紧紧包裹,将头靠到白真颈边,轻 声回应,我在,真真莫要担忧。



        白真这方才平静下来,嘴角似乎露出了一丝笑意,又唤得一声,折颜~,不再有那么多担忧,柔柔的满是委屈。



        折颜的心化成一汪春水,只管扎在白真颈间,贪婪的闻着他的味道,不肯抬头。



        天色又慢慢黑了下来,白真许是快将醒了,越发的不安稳,折颜不敢深睡,只依在榻边揽 着他,又被白真身上的气泽带飘了思絮。那梦境中一片弥天大火,到处血红一片,里面却见一 个白色的身影,朦朦胧胧瞧不真切,却熟悉的仿佛已在那里等了他万万年。



        折颜,不要怕,有我。
        折颜,到我身后来。
        折颜,我会护着你。



        榻上白真一声一声唤着,折颜却未能醒来,这些声音传进他的梦境,没错,就是在这里, 他听过太多太多次。直到白真厉声喊出,折颜,你莫要这样。记忆的围墙轰然倒塌,二十几万 年前夜摩山中的一幕一幕如洪水般向他涌来。



        是他,那个在三千凡世三千大劫中,每一次都护在他身前的人,每一次。



        那时,是他说自己无情无爱,是他求父神建了那一处所在,父神为此也算费了心思,整整 花费了千年时光。在那段时间,他结识了真真的阿娘,一个活泼美丽的狐族姑娘。他以为他动 了心,他以为此番劫数怕是由她而起。然而,待他进了那境,初时满眼都是火光,红红的,炽热无比。他暗笑,原来他还是无情无爱无心之人,最爱的就是这火啊。



        可转瞬间,他被轮回的巨手抛起,进入一个又一个的凡世,每个凡世里都有那样一个少年 ,与他在桃花树下相遇,不管经历了怎样的折磨苦楚,仍然站在他的前面,对他说,折颜,莫怕,我来护你。任自己刀剑加身,只要还有一口气便不让他受伤。那时他力量微小,无力回天 ,然而又怎肯这样看着,每一次在那少年死后,他都会杀红了眼,如那地狱的修罗,直到也倒 在敌人剑下。然后呢?他就会被丢到黄泉赎完这一世的罪业,再到下一世缘起。



        三千世三千劫,桩桩件件如流水般划过脑海,那时,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力量也越来越 强,直到第三千劫时,当那个少年再一次死在了他的眼前,他忽然忆得了自己的真身,变身火 凤烧红了半边天空,如若不是父神一掌把自己拍晕带出,怕是那一凡世间已化焦土。而那最后 一刻,他还记得那如泣血般的声音,折颜,你莫要这样。



        折颜的泪顺着脸颊落下。他被父神带出后,父神见他几近入魔就封了他的记忆,由他沉睡 千年,待他再次醒来,任谁都以为他是为了白真的阿娘受了这样的情苦,连他自己也这么以为 。他与白止大战了三天三夜,越来越觉得自己的内心似乎并没有那么的想去争抢,终是放弃, 于这东海之滨种起十里桃林。



        这是父神在笑他的无情无爱,所以才为他设下这样的命数?所以,待他见到真真这只小狐狸 的时候,一个孤单了几十万年,都没想过生个自己的孩子来养的他竟是毫无排斥的就接受了这 个孩子?



        天波易谢,寸暑难留,已是二十余万年,终是找到了他。

评论

热度(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