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i

双道双璧双杰可逆不可拆

圈地自萌 喜迎同好 ky原地爆炸

夜谈

啊好甜

何处高楼雁一声:

等到白真好不容易将他暴跳如雷要狠狠教训女儿的二哥安抚下来,送出狐狸洞,天空已经开始泛白了。
都这个时辰了,白真索性直接到桃林去,不睡了。十里桃林气候宜人,虽是半夜倒也没什么凉气。白真转转眼珠,径直走到一棵桃树下,双手在桃树根部挖起土来,不多时,刨到两小坛酒来。
白真拍拍手上的泥土,靠在树上,直接拔开塞子灌了一大口酒。
折颜酿的酒就是好喝。白真惬意的眯起眼,酒中的桃花香气多少冲淡了心中情绪。
“怎么?来了也不找我,就直接偷我的酒喝。”白真的到来自然瞒不过桃林的主人。折颜走到白真身边坐下,假作埋怨。
“你这不是来找我了吗?”白真头一歪,靠在折颜肩上,顺手将就递给他。
“不能让白真上神您等急了不是。”折颜接过酒,抿了一口,又还给白真,“你这是什么时候把这酒偷出来埋到地下的?”
“嗯……记不得了。”白真将酒揽在怀里,“被我埋起来可就是我的了,谁偷你酒了?老凤凰这般小气。”
“好好,是我不对,是你的酒,你随意,就是将我那一窖的酒埋起来也没事。”折颜伸手,握住白真空下来的手,“怎么大半夜的来这找我?我记得你去西海找小五了啊。”
“是啊,不过迷谷通知我我二哥到狐狸洞了,我就又赶回去了。”
“怪不得。那你赶上了么?”
“赶上了。还好我拦着,不然凤九非得养好几天伤才是。你说我二哥也是,女儿大了哪能这么打?”白真直起身直视折颜,语气愤愤不平,“便是教育也不能这样。上回你看看凤九被打的,真是……他自己的女儿他不心疼,可把他女儿的爷爷奶奶叔叔姑姑们心疼坏了。”又灌了一大口酒。
折颜捏了捏白真的手心以安抚气鼓鼓的手心,“你二哥确实是,对待凤九简单粗暴了些,过两天和你阿爹阿娘说说,让他们劝劝。”
“折颜,你说咱们家的女孩子个个都是一顶一的好,怎么情路都这么坎坷呢。”白真倚到折颜怀中,长叹了一口气,“小五也是、凤九也是。”
“这东西啊谁也说不好,说不定过个十几二十年自然就好了,凤九还小呢。不过我看夜华对小五是情根深种,他俩应该还行吧。”
“我们家小五啊,不解风情惯了,居然跟夜华说了、要帮他纳几个年轻貌美的侧妃,我猜夜华铁定是满心抑郁。”白真想起白浅的话忍不住笑出声来,“连自己喜欢上人家都不知道,只盼夜华能在敞开些,别被我们家小五那个木头气跑了。他配我们家小五也算是勉勉强强合衬吧。”
“娶侧妃?小五也真是,这话说出来是够伤人的。不过也不怪她,一时想左了罢,我那时还不是……”折颜说到这猛的停下,仿佛被掐住喉头。他怀里的白真正乜斜着看他,嘴角讥诮的笑意让折颜讪笑两声,立刻正色道,“小五糊涂、太糊涂了。”
“是吗?那个时候你不是还兴高采烈信誓旦旦的和我阿爹阿娘说要帮我找夫人吗?”白真收回眼神,不看他、自顾自的喝酒。
折颜默不作声,他那事确实做的不地道,又差点让白真出事,这十几万年来他们也未曾提起过,不料今天因为白浅和夜华旧事重提,折颜一时不知道作何反应。
“你怎么又这样?这些年我不提这事就怕你这模样。虽然那时确实是出了些风波,不过我们不是也因为那样才在一起的吗?事后你道了歉,我原谅了你,说好了事情就到此为止。你不要在愧疚啦。
“不过哪晓得你一把年纪了居然那么畏畏缩缩,还做出那等事来。不过好在我很聪明,没被你骗倒。”说到这,白真得意的笑起来,鼻子皱皱的,活脱脱一只小狐狸,“你运气好,遇到的是我这么聪明又勇敢的狐狸。”将酒递给折颜,“最后一口了,你喝吧。
“但我看夜华君不仅是个闷葫芦、对于风月也像小五一样木讷,不知会怎么收场。不过小五像是开窍了,该会无事吧。”
“谁知道呢,儿孙自由儿孙福,你自己愁白了头也没用。”折颜随意将空酒樽丢到一旁,双手拢住白真,嘴角含笑,“不过你也别太担心,到底小五是你带大的,再木也比常人好些吧,毕竟他四哥不仅聪明,还精通人情风月,是四海八荒顶尖的人物。”
“你胡说些什么呢!”白真皮肤白,一点点红都遮不住,这下连耳尖都红了。“老凤凰,你正经些好不好?”作势要挣脱折颜的怀抱。
他的真真真可爱,洒脱疏落却夸一下就脸红。折颜将他搂的更紧,笑意愈深,“我说错了吗?姻缘一事本就天注定,在一起的自然会在一起,没缘分的撞的头破血流也未必能相守。知道你挂心小五和凤九,但这事并不是你我出手便能干预的事。”
“可是……”
“好啦,别可是了,看你东奔西跑一天了,大半夜又不睡觉在这喝酒。你少操点心,不然看起来比我还老了。”用手掌盖住白真双眼,顺便截断了白真反驳的话。“你也累了,快睡吧,我在这陪你。”说完,手在空中一挥,凭空出现一床薄被,折颜将薄被抖开,仔仔细细的盖在白真身上,亲亲白真额头,握住白真被子下手,“睡吧。”
白真最受不了折颜这样,一下子变的乖巧无比,脸红扑扑地乖乖得靠在折颜怀里,回握住折颜的手,闭上双眼。
折颜设下禁制,以防有人惊扰白真好梦。“你这样好,我怎么舍得再把你让给别人……”
“是啊,那个时候你简直是天字第一号蠢货。”本该入睡的白真听到这话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快睡!不许再说话了。”毫无防备被听到真心话的折颜恼羞成怒的逃避了这个话题。
白真在心里偷笑两声,将头往折颜怀里又埋了埋。
过不久,传来白真平稳的呼吸声。折颜见他睡了,自己也闭上双目,慢慢在桃花香中睡去。

评论

热度(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