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i

双道双璧双杰可逆不可拆

圈地自萌 喜迎同好 ky原地爆炸

折真 春归晚 3 生子梗 注意避雷

放飞自我的宫保鸡丁:

3


 


 


白真接着就听到琼凝的哭声由小到大,最后变成鬼狐狼嚎一般。这小丫头除了能吃以外就是能哭,她母亲是鲛人族的公主,眼泪会化成珍珠,每次她只要一流泪,那场面当真是大珠小珠落玉盘,精彩异常。


 


琼凝这一哭,白真也是彻底的清醒了。先前苏陌叶与琼凝的对话也算是解释了他心中的疑惑,那一夜果然是珠粉所致。不管那一夜折颜面对的究竟是他白真,亦或是其他什么人,恐怕结果都是一样的。


 


若真是倾心之人,何至于过了十几日都避而不见。事到如今,知道前因后果的白真心中反而释然了。这天王赤玄珠粉与他而言不过就是一次试炼,只是这结果差强人意而已。至于苏陌叶的这个八妹,白真如今也不想在追究。


 


仔细想想白真觉得自己到也是有错在先,他这人生来顺风顺水,从小到大有阿爹阿娘宠爱,之后又有折颜相护,说话一向直来直往。他说琼凝胖,原也是打趣苏陌叶这个最小的妹妹,至于嫁不出去完全是逗她玩。


 


不过白真回想起来自己不也是因为婴儿时折颜说他丑的一句话,一直记挂着念念不忘。他是男子尚且如此,更何况是身为女子的琼凝。白真也不知道苏陌叶和他的八妹究竟在十里桃林待了多久,不过至少他们没有见过折颜,而是先碰到了他。


 


白真咳嗽了几声,从苏陌叶身后的桃林走了出来,这才发觉苏陌叶的手上还捧着一只抽抽噎噎的乌龟。看来西海水君这次是气的不清,连自己想来宝贝的小女儿都忍心变成乌龟。苏陌叶见是白真也是满脸愧疚与尴尬之情。


 


苏陌叶刚想拱手致歉便被白真抢了先,“你们先前所说的我都听见了。那加了料的茶水我们并未真的喝下。既然水君都给了琼凝教训,那我也不在追究了。”


 


白真说完手中掐了个法诀,让琼凝又变回了人形,小姑娘一个惊讶没忍住有开始流眼泪。白真看着脚下白花花的珍珠直摇头,对苏陌叶说道,“你们来了这里多久?这地上都快要堆满。”


 


“我们已经等了两日,不过没见你也没见到折颜上神。父君说这事一日不解决,一日就不准琼凝回去,我也只能陪着小丫头。”苏陌叶也是既头痛又无奈,见妹妹变回来,总算是放下了心,便拽着她说道,“还不赶紧道歉。”


 


琼凝看了眼自己的哥哥,又看了眼白真,心中还是有些委屈,但也收敛了刚才的脾气,行了大礼后瘪着嘴说道,“白哥哥,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这事我也有错,知道你是女儿家,不该打趣你。你还小着没长开,又是西海水君的掌上明珠,怎么会嫁不出去。不过下次你在这般作弄人,就不是变乌龟这么简单的事了。”白真对着一个小姑娘也不忍心再说什么重话。


 


“下次不会了。”琼凝点点头,擦了擦快要溢出来的眼泪,虽然先前和哥哥说话时还嘴硬,但想想如果变不回来还是有些后怕。


 


“行了,别再哭了,不然这十里桃林都要被你的珍珠给埋了。”白真见她又落下几滴眼泪只能摇头,又转向苏陌叶说道,“我有几句话正想问你。”


 


苏陌叶安置了琼凝之后,才放心与白真说话,“幸好你与折颜上神未饮那茶汤,否则父君与我都担心不知道该如何收场。这事当真不能怪你,是八妹的生母觉得她年纪渐长,不能在这样胡吃海塞,于是拿你和折颜逗琼凝胖的事一直数落八妹。我这个妹妹真是被骄纵惯了,估计心里难受居然想着找你们出气。她下在你茶汤里的红珠可是我父君的宝贝,这次父君说什么都要好好治治她这坏脾气。”


 


“我只知道天王赤玄珠,却不知道还分黑红,这又有何区别?”白真还是想要知道个明白。


 


“黑珠年岁少,红珠至少百万年以上,我父君那颗年岁比他还大上许多。你想必也听过这灵珠万年才结一层,但就这万年的一层还不够几个帝君的妃子怀胎所用。外人只道这赤玄珠粉是保胎灵物,却不知这红珠佩戴在身上能养人精血,所以我父君一把年纪还得了我这个八妹妹。只是未免外人觊觎,所以是本族的秘辛。不过我八妹这祸都闯了,告诉你也是无妨。”


 


“我倒是听人说过百万年赤玄珠能颠倒阴阳,使男仙受孕。”白真追问道。


 


“折颜上神果然见多识广,这等事情也能知晓。”苏陌叶自然以为是折颜告诉白真的,“百年的赤玄珠未必能成,全看造化,不过若是我父君那颗被八妹糟蹋的红珠,那是必定能成的。”


 


白真心中也是长叹一声,又嘱咐苏陌叶道,“这事就这样揭过,以后再见我或是折颜,就不要再提,权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这是自然。”


 


送走苏陌叶后,白真一人在十里桃林坐了许久,心中只感叹他在这十里桃林从小待到大,却终究不是这桃林的主人。如今有了这样的插曲,他也是应该重新打算。不过他还有些事情想要在问问上次见面的洛沁上仙。思及对方是女仙,不便轻易造访,便写了封拜帖让毕方鸟送去。


 


 


洛沁上仙的洞府在太境山顶,她喜欢安静所以身边并无服侍的婢女,这也让白真觉得说话多少方便了些也少了些顾忌。洛沁收到白真的拜帖已经知道他所来是为了何事。奉上清茶之后,白真便开门见山的问道,“不知道神女可有办法移除我腹中之物?”


 


洛沁摇了摇头,“天王赤玄珠的效用便是让仙胎与怀胎者的精血紧密相连,合二为一,若是硬要除去便会殒命。不过小仙的医术毕竟有限,说不定也有去除之法。我师父曾说过这四海八荒内折颜上神的医术堪称举世无双,上神与折颜上神也是好友,不妨”


 


“不行!”白真听到洛沁的话便惊案而起。


 


“是小仙唐突了。”洛沁也跟着起身。


 


“是我失态了,神女莫怪。”白真也有些歉意,向来洒脱的白真上神如今也是有些狼狈,“神女也是聪明人,我不妨直说。我腹中之物的来由不能对外人说,所以就算是我阿爹阿娘也不能告诉。折颜与他们都是熟人,若是他知道了,我阿爹阿娘也会知道。”


 


“请上神放心,我不是多嘴之人。”洛沁点头,“不过小仙作为医者还是要提醒上神。孕育仙胎本就是辛苦之事,普通仙娥尚且需要亲人陪伴,上神如果要留下仙胎,也要做好万全打算。”洛沁说完便见白真沉默着也不说话。


 


洛沁那日察觉白真腹中的仙胎就已猜到其中必然会有不可说之处,她也是思虑了一番又开口说道,“上神如果不嫌弃我这太境山,不如对外说要在此处结庐闭关,左右也就是两年的光景。我又是医者,也能帮到上神。”


 


“多谢神女!不过此事不妥,我要在此处结庐,恐怕会给神女惹来非议,我阿爹阿娘也会误会。”白真却是婉言谢绝。


 


“正是因为这样小仙才有此一说。”洛沁说道,“若是没有这一层关系,狐帝狐后必定会生疑。小仙也和上神直言,帮上神也是帮小仙自己。小仙同上神一般,也是家中唯一未嫁娶之人,被爹娘催的紧了,实在无计可施。小仙对于嫁娶之事也有自己的主意,不愿被人左右,索性能避一日是一日,能逃一年是一年。”


 


 


上次的留言来不及回了


鲛人这里的设定和电视剧不一样


我写的故事真真是要跑路的,不跑就没后面的故事了,所以老凤凰下次会上线


至于最后生出来的是狐狸还是凤凰,开始我就想好了,万一坑了我就告诉大家XD


这故事没那么快结束


最后真真相亲的这个CT姑娘没有别的想法,纯粹不想嫁人。


睡醒捉虫



评论

热度(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