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i

吃魔道 拆官配
双道双璧双杰
圈地自萌 喜迎同好 ky原地爆炸

【折真】下凡一日 by坨坨

黄大花大花:


真真与老凤凰的千千万万小日子之一🌸

——————————————————
这些日,天似漏了一般,雨声连日赶夜地没个停歇。折颜倒是爱极了这湿淋淋的天气,一来是酿酒的好时节,二来真真也因无处寻乐子,成日成日地赖在自己的小茅屋里。
折颜起的早,见榻上的小狐狸就着淅沥沥的雨声睡得正甜,想着昨儿也折腾晚了,便也由着他。给真真拉了拉被角,将几坛才封的桃花酿带上,扛了墙角的锄头出门去了。
仙人的日子并无分四季,这几日连绵的雨,倒像极了凡间的早春。折颜捻起一搓泥嗅了嗅,选了一处适宜的,将酒坛用带着桃花气息的泥盖好。到今日,算算也有好些日子没出门溜达了,带真真去何处转转好?这时,不间歇落在折颜身上的雨点子骤然停了下来。
"老凤凰,怎的一大早便扔下我一人来淋雨?"
白真撑着把油纸伞,一脸愠色站在折颜身后。折颜拾起靠在树上的锄头,抚了抚真真头顶乱糟糟的头发,又念了个诀化了件毛氅子,"衣裳也不穿利索了再来,着了寒我可要心疼。"
白真将结在折颜外衣上的雨珠子尽数拍了去,这才笑着赖进折颜的臂弯里。
"折颜,你可想去凡间听戏?"
折颜看着眸子亮晶晶的小狐狸,"也好,凡间此时正值春暖花开,不知真真想去何处?"
白真掐诀给自己和折颜变了个书生模样,"这你可得随我了!"

二人落在了一处戏楼前,站在门口的店小二热心地迎了上来,“二位爷,是雅座还是大厅。”
白真抽出袖里的折扇,展开扇面上的图案。店小二一见便知其中意思,赶忙从腰间的袋中掏了一张小木牌递到白真手中。
“二位宾客二楼左转最里间请。”
白真得意地瞟了眼身边有些困惑的折颜,拢了拢外衫,学着那些个文人墨客的模样率先进了戏楼。
折颜仔细将这幢戏楼瞧了一圈,觉着这戏楼比起先与真真去的那些并不算大,人也少些。领头的小厮替他们推开门后便走了,这隔间虽有些挤,但是唯一一处有窗的隔间。窗外是沿江的一片青翠柳林,似还能嗅着春暖江水的清新气息。
"这处怎样?"白真捉了一抓碟里的瓜子,将嗑出的细长瓜子仁放进折颜手心,"你且先尝尝,我那位故友说这是用糯米叶子焙过的,若喜欢我再给你剥。"
"虽是小些,地方却是不错。这瓜子吃着不错,改日我用桃花来焙一些,你仔细剥坏了指甲,我用仙法即可。"
白真摇摇头,"用仙法便失了听戏的味道。"
折颜笑了笑,想着这小狐狸成日来凡间鬼混,都成了半个凡人了,"你先前说的那位故友,想必是凡人?"
"不错,他名唤张深,曾是修史籍的,闲时写些戏本子。也不知怎的得罪了位大官,便被逐出皇城,用往日积蓄开了这处小戏楼。凡人来去不过百年,前些日子去了。"
折颜接过小厮拎来的茶水,替白真倒了杯。白真连着吃了不少瓜子,嗓子有些燥,赶忙饮了几口才继续说。
"那日我碰巧到此听戏,觉得此人甚有才华,但听戏之人却是门可罗雀。我便寻来老板,也就是张深,这才知晓这些戏都是他自己写的,但好些都讲男子间的爱情。凡间与我们不同,对断袖一事是极为避讳的,因而才使得戏楼人烟稀少。"
折颜将真真嘴角的水渍抹了去,听闻此有些感慨,"想必此人也是因为好写些断袖情深才被逐出皇城,也着实可惜了。"
白真打开那把折扇,折颜接来瞧,见那扇面上绘着一龙一凤,仔细才觉出那龙和凤均是公的。
"他也曾与一人相好,却未能如愿,其中辗转柔情有许多都藏在戏词中。然而任我如何问,他都不愿透露半字,哪怕到他临去前也未松口。那时他病得极重,我照顾了半月,末了,只交与我这把折扇,说是今后凭此扇可长长久久地在这楼听戏。"
于神仙而言,凡间悲苦劫难不过是场磨砺,年岁漫长,总会忘了。这也是好也是不好,好便是无悲无苦,不好便是少了许多滋味。
白真见折颜有些走神,悄悄地附过去,"折颜,我可也有写些戏本子留在了这儿。"
折颜闻此,挑了挑眉尖,"哦?这般听来你和那位张深可也算凡人女子说的闺中好友了?"
白真平日最恨人将他与女子比,此时竟笑着说,"且算是,其中也有不少你我的事。"
见自家折颜难得露出写尴尬的神色,白真心情甚好,嘴间又嗑上了那只剩小半碟的瓜子。
突然,折颜见白真纤细的鼻梁皱了起来,连带着脸上都露出了些难色,像极了幼时喝药的神情,想必是吃了粒苦极了的瓜子。
"可是吃了粒坏的?"
白真苦得话都说不出,只慌忙起身去够前面的茶壶。
折颜撑起那把折扇挡在二人右侧,凑过去吻对面火急火燎的小狐狸。
过了不知多久,白真满脸通红地推开折颜坐回椅子上。
"老凤凰,真是不知羞。"
"可还苦的难受?"
"自然不了。"
这时候栏杆外的锣声响了,戏开场。
———————————————————
小广告:吃瓶邪的宝宝走@一坨坨坨



评论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