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i

吃魔道 拆官配
双道双璧双杰
圈地自萌 喜迎同好 ky原地爆炸

迷魂术初体验②[折颜×白真]

等更...

打打水:



“苏陌叶,你有没有戏弄他人不成,反而自己落的一身麻烦的时候?”白真靠在珊瑚石做的长榻上对着那盏茶水发呆。

“不曾。”苏陌叶摇着扇子,不急不慢的剥了一枚坚果,“不过我虽未曾戏弄过他人,惹的麻烦可不曾断过。”

“那你是如何处理这些麻烦?”白真期待的看着他。

“喏,等到下一个麻烦再找上门,这个麻烦就不是麻烦了。”苏陌叶将那坚果扔进嘴里,一脸过来人的看着他,“不知是哪个姑娘,竟然敢和折颜上神抢人?”

“你……你胡言些什么!”白真这只狐狸仿佛被踩到尾巴一般,说话的声调都高了几分。

“哦,难不成我说错了,是……折颜上神琵琶别抱了?”苏陌叶一脸八卦的凑了过来,却直接被糊了一脸茶叶沫子。

正在两人胡闹时,青丘那边却炸开了锅。

“提亲?折颜,就算你不念你我这二十多万年交情,也不该辜负真真对你的孺慕之情,你这般胡来,将小儿颜面置于何地?”狐帝从未这般生气过,手已成拳状,仿佛随时便可以召来法器与眼前这人打上一架。

狐后这次也未劝解,难得的与自家夫君意见统一,站在一旁冷眼旁观。

折颜却不在意的笑了,拱了拱手,道,“我怎会让真真为难,今日我来提亲的意思是,我嫁,他娶。”


啪,啪。两声石化的声音响彻了狐狸洞。

“我折颜虽说是父神养大的,却并没有什么值钱的嫁妆,唯有那一片十里桃林,不知狐帝,狐后可通融些?”

白止僵硬的把头转到狐后这边,喏喏道,“折颜……这是中了什么术法吧?”


“虽然自己亲自上门提亲确实不妥,然三万年前我自应了你们替真真保媒,这媒人再找他人便也说不过去了。”折颜仍旧是一脸神采奕奕的说道。

“肯定是。”狐后对白止的看法极为认同。

“不知二位意下如何?”折颜终于将一番自夸的词说完,却不见狐帝狐后回话,只好又追问一句。

狐帝狐后两人面面相觑,最终还是狐后期期艾艾说了一句,“还是要问问真真的意愿才是。”才将这不正常的折颜上神请出狐狸洞去。

“这莫不是中了真真的迷魂术?”狐后疑心道。

“可是这迷魂术只能由施术者来解才行,唯今只有等真真回来才知其中原委了。”白止说道这里,突然看着自己夫人,“难不成那老凤凰还对你没有死心?”

狐后嗤了他一声,“就算你我年青时,他也未曾用他那十里桃林来换。”

白真喝着杯中的茶,却越发觉的无味了起来,入口的动作自然也便缓慢了些。

“怎么,可是还在担忧你那只毕方?”

“毕方?他和我定了主仆契约,这倒没什么。”白真心不在焉的回道。

“那你便是担心那和你没有契约之人了?”苏陌叶笑,“这倒也是,四海八荒人尽皆知也比不上实打实的一纸契约。”

“苏兄,你若再取笑我,那莫怪我不讲情面了。”白真本就心烦,听他这两句心更乱了。

“好好好,不说便是,只是平日折颜上神对你多有照拂,又为你保了三万年媒仍旧没有新娘子的影子,这才打趣的,不过以我过来人来看,你和折颜上神绝对是清清白白的,他看你的眼神,嗯…就如同……父子一般!大约是觉的自家孩子好的原因,才对做媒这件事情上格外的小心。”

“竟然是这样的眼神吗?”白真低下头去,仿佛只听到了这一句话。

突然又站了起来,径自向外走去,“苏兄,突然想起还有个急事,改日再来赔罪。”

人已经消失在西海之中。

白真回到桃林的时候已经天黑,他并没有去叨扰显然已经安寝的折颜,他熟稔的从一棵桃树下挖出一坛桃花酿,打开坛口,也不用杯,直接就着坛口大口大口喝了起来。

甜中带着辛辣的酒顺着口直冲进五脏六腑,在胸口心尖的地方打了一个弯,火辣辣的疼。

他一直以为折颜待他是不同的,可是这个不同竟然不是那个不同却是他从未想过的。

若是……他对自己并无那种心思,自己这迷魂术引他做了白日那样的行为,那他醒来以后,还会如往常一样那样放任他的各种任性吗?

想到这里,又连续灌了几口酒,一直到夜色朦胧了,他才觉的好受些。

大不了,迷惑他一世又怎样?

想到这里他便安心的入睡了,迷糊间他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折颜格外的好看。

笑的比桃花还漂亮几分,他的手格外的温柔,轻轻的将自己抱在怀里,两人的衣服不知何时已经交缠在一起落在地上,肌肤上传来恰到好处的温热,在这十里桃林中竟然感到些许炙热。

[想上车吗?我也想哈哈哈哈Tbc]

评论

热度(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