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i

双道双璧双杰可逆不可拆

圈地自萌 喜迎同好 ky原地爆炸

【折真】凉薄(二)

猝不及防的要开车了?

欢颜:

热腾腾的文来咯!




这两天四哥的镜头好少,不开熏




——————正文分割线——————




第二日一早,白真的眼睛还没有睁开,就被狐后从榻上揪了起来。


“娘!干嘛这么早就叫我起来啊!我梦都还没做完呢!”白真炸毛地坐在桌前,嘴里还在砸吧着梦里桃花醉的味道。


狐后一边摆着一份份果盘,一边笑眯眯地说:“时辰已经不早了,你快准备准备,各府女眷就要来啦。”


“知道啦!”白真不情愿地揉着眼睛。·····等等,各府???


白真的梦一下子就醒了:“娘,不是就两个吗?怎么变成各府了?”


狐后依旧笑眯眯地好脾气解释:“哎呀,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二嫂,从前就是四海八荒出了名的好仙缘,又喜欢广交朋友,如今临产在即,稍有交情的女仙自然都要过来随一份礼啦。哎呦呦两个和二十个又没有什么区别,快去把酒水搬过来。”


没有···区别??两个和二十个没有区别???


白真咬牙切齿地一边一坛坛往洞里搬酒,一边想该如何脱身,没留神脚下的藤条。


“哎呀!”手里的酒一下子飞了出去。幸好折颜从旁边飞身出来,稳稳接住了飞出去的酒坛和差点就趴到地上的白真。


“都说了让你小心点,伤到没?”折颜把白真放下来,整理了下褶皱的衣服,又帮他把酒都摆好在案上。


“我没事。”白真梳了梳凌乱的头发,“你怎么还不走?”


折颜轻笑了一声:“一会有这么大的热闹,我哪能不留下来看看呢?”


“哼,为老不尊”


 


没到晌午,各家女眷就陆陆续续到这狐狸洞里来了。早听闻白家四子容貌极好,又是一位天资不凡的上仙,还未出阁的女眷们自然都精心打扮了一番,怀揣着一颗少女心纷纷赴宴。


白真和折颜坐在案前,边低声聊天边对饮美酒,如此一堆花枝招展的莺莺燕燕,两人却权当没看到,自顾自聊得十分开心。


女眷们此刻却都是小鹿乱撞。传闻中四海八荒第一美男子果然名不虚传,况且年龄合适尚未婚嫁,真真是一门好姻缘。折颜上神尽管年岁不小,但地位尊贵法力高强,也是个十足十的美男子。无论今日看上哪一个,都不失为一门好亲事。




白真正低头品着酒,突然就感到一阵香风袭来,抬头一看,是一位身着蓝色纱衣的女仙,手持一杯佳酿,正向他走来。


“白真上仙果然不负四海八荒第一美男子的盛名,英俊倜傥,玉树临风,让玉袂心里好生倾慕,玉袂敬白真上仙一杯。”说罢,还没等白真说话,先自己仰头将满满一杯酒全干了。


白真心里十分为难,但看着玉袂期待的眼神,他又不好拒绝,只得心一横,“咕噜”一声也干了这杯酒。


玉袂见白真乖乖喝下了酒,心下十分欢喜,用袖子掩着嘴巴,娇滴滴地回去了。


在座的各位女仙看见玉袂尝到了甜头,也都不甘示弱,纷纷给自己杯子斟满了酒,一窝蜂地冲到白真和折颜面前,希望能让两位喝下自己敬的酒。


这样的架势白真和折颜可是都没见过,一下子吓坏了。情急之下,折颜口中喃喃念了个定神诀,各位女仙便纷纷静止下来,洞内一下子安静了不少。


白真长呼了一口气:“可算是消停了一会儿。不过折颜,你这样定着她们也终归不是个办法啊。”


折颜挥了挥手:“没关系,定个半个时辰,法术自己就失效了。我们快抓紧时间赶回桃林去。”




两人走了不过一月有余,桃林依旧是桃花盛放,一片盛景。


“啊,终于回来了,还是桃林舒服呀!”白真揉揉酸痛的脖子,深深吸了一口桃花的香气,十分安心。刚走到屋子门口,却发现门口多了一圈围栏,围栏中关着一大团色彩缤纷的羽毛。“这是什么呀?”白真边走过去边问。


“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来?”折颜献宝似的拍拍手。


白真看着地上那五彩斑斓的羽毛,心里还真生出了点兴趣。他走到那团羽毛前,戳了戳它的头。谁知这鸟脾气大得很,转过头冲着白真的手就啄了一口。


尽管力度不大,但白真还是被它吓了一跳。他转头对折颜说:“折颜,这就是毕方鸟?这毕方鸟果然不好驯服,脾气大得很啊。”


折颜笑笑,走过去伸手摸了摸毕方的头,此时它倒是温顺得很,只睁开眼睛看了折颜一眼,便又懒洋洋地闭上了。


“这毕方鸟其实很有灵气,想要修炼成仙也十分容易,因此心气极高,只认准带他回来的第一个主人,想要易主怕是有点难度。”


折颜说着,揽过白真的肩朝着室内走去:“天色不早了,之前折腾这么久,也该早点休息了。这毕方鸟你不用急,我们共同在这十里桃林养着他,假以时日待他修炼成仙,化为人形后,必定会缓和同你关系的。”


白真嘴角翘起一个小小的弧度。他站在床边,一边给折颜宽衣,一边胸有成竹地说:“那是自然,过不了多久这毕方一定会是我的。”


折颜看着白真狡黠的笑容,问道:“哦?为何如此自信?”


白真给折颜梳理好寝衣上的褶皱,笑道:“你自己不是说,它只认准第一个把它带回来的主人吗?你把它第一个带回来,你不就是它的主人吗?既然它是你的,那不就好办了?”


白真把折颜按在床上,十分霸气地低头在折颜唇上印了一个深吻:“你是我的,它自然也是我的。”




——————我是急刹车——————




拉灯!




明天见!!

评论

热度(124)